冠状病毒疫情的社会观察

13 min read
# 社会观察
View

2020/03/15 更新:

距离上次的观察又过去了 15 天,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其实也符合当时的判断:

1

新冠状肺炎已经全球大流行了。

上一次这么猛的还是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带走的人数比一战死亡的人数还多。

2

记得在 1 月 2X 号(具体日期不记得,也不那么重要,当时国内官方报道武汉感染人数大概在 600 人左右),有一个自称在美国的金融记者,叫「王剑」,在 YouTube 的一段自称真相披露的视频在国内火了,大概的内容如下:

武汉已经失控了,感染人数至少已经数十万。上海也已经有几万人感染了,将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失控。随之而来的是物资疯抢,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中国崩盘…

视频大概有 4 分钟,这里是他的 tweeter,当时他转发的内容都是当时盛传的「患者走在路上就挂了」,「医院挂了3个人没人处理」,「移动焚尸炉上场」这样的信息。现在却是另一模样,真是自由得有趣。(一旦人不用为自己过去的言论负责的时候就会瞎JB说了)

他的所谓的预测在今天看来是可笑的,但是一个多月前可不是。当权威机构(政府)前后矛盾的时候,公信力就会下降,普通人会选择相信「官方」以外的民间观察,渴望知道「真相」,渴望多掌握一些信息,获取会多一份存活的机会。权威机构间接制造了「恐慌」。

目前看来国家对恐慌的控制还是很到位的。

3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发达的西方国家,例如意大利,他们的医疗系统应该已经被挤兑跨了,死亡率是 6% 左右。所以中国医生过去帮忙了。

新冠状肺炎一旦转为重症,要靠呼吸机、激素、人工肺来救治,否则这个重症患者基本就完蛋了。所以贫困的国家就更难了,例如菲律宾、伊拉克,目前的数据看来死亡率已经差不多 10% 了。

相同的恐慌一样出现在这些国家中:疯抢物资,例如卫生纸,口罩,屯粮等。所以说恐慌是无法消除的,与经济无关,与民族无关,只是一种基本人性而已。重要的是掌握控制恐慌的方法

所以为什么媒体都是国家掌控的,因为媒体也是传播恐慌的基本渠道。

4

英国人注重隐私,民众不愿意被政府追踪。毕竟 1984 是英国人写的,他们害怕那种社会形态。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英国的应对策略不是追踪病例行踪,找出人员进行隔离。而是让病毒流行吧,让 80% 的人得到抗体,以后就免疫了。

没有免疫到的不幸运的人,挂就挂了吧。

这里不能说资本主义不顾人的性命,来放大中国制度优势,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资源来操作封城的,资本主义本来就是有两个对立的阶级,资本家和工人,资本家才不会管工人的死活。我觉得不过是不同国家的人民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不同,政府做出了对该国来说最好的决策罢了。

5

日本其实很难过的。当年日本二战失败后,百废待兴的东京为了举办奥运会,把全国人民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带领了日本高速发展了 40 年。后来的就是日本失去的 30 年。现在日本还没走出来,也很难走出来。

日本老龄化问题十分严重,1/3政府财政开支给了养老,年轻劳动力逐年减少,资源都用来养老了,没有了创新的动力,这是日本发展不了的核心原因。

这次肺炎主要还是针对老年人,也许日本打算让肺炎带走一部分老年人吧(腹黑),所以坚持一定要举办奥运会。而且日本对 2020 奥运会的投入也是巨大的,已经超过 100 亿美元了。放弃奥运会就代表要放弃这几年打造的资源、产业链和生态。

借着肺炎带走一部分老人,让奥运会带动国家发展,一举两得,也许这是日本政府如此消极的考量吧。

还是同样的观点:不过是不同国家的人民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不同,政府做出了对该国来说最好的决策罢了。


2020/02/29 更新:

距离上次的观察已经过去 16 天,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国内的和国际的:

A

就目前的新闻来看,疫情在国外将要爆发

  1. 韩国部分宗教信徒不信任政府,依然进行集会,并且拒绝透露行踪(新天地会教)
  2. 日本政府为了奥运会,将病毒检测的要求提高了(需要有接触外国人和从国外入境),不检测就等于没有感染,也就没有感染人数
  3. 伊朗不检测,虽然报告的感染人数少,但是甚至高官都被感染了
  4. 意大利封城

B

这个病毒虽然死亡率不高,但是对肺部的伤害是永久的,目前来看是不可修复的。冠状病毒病毒感染的是肺部细胞,大量肺细胞被破坏,肺功能一定会收到某种程度的损害,影响余下的工作和生活质量。

上一个影响这么大的传染病是肺结核,俗称肺痨。染上肺痨将对一个人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肺活量减少,不能进行长期劳动,对国家来说这是劳动力损失。所以国家对治疗肺结核是给足最大的力量,例如免费治疗,患者主动上报就医还会发奖励补贴。

回到新冠状肺炎,情况也是类似的。感染者的肺部受到了损害,对于国家来说,大规模的感染意味着劳动力的大幅度受损,国立也会受损,所以会花如此巨大的代价抑制这个病毒的扩散,因为历史上的肺痨已经证明过一次。

C

看来政治家都差不多,只有更差没有最差的。为了某种政治意图,普通民众的生命健康在政客看来其实是次要的。这个不止在中国,在日本也可以体现很好。

奥运会很重要吗?重要的,前期投入了许多的人力物力,是一个展示国家综合实力、提升国家影响力的一个机会,当然不能轻易就放弃。所以日本官员做出那样的决定在这种角度看来也是正常的,虽然看起来是违背了常理。

站在普通人的角度看,奥运会什么的,不如我自己活得好重要。这是矛盾的,利益冲突的。不做过多的评价了,希望一切好起来。

D

目前看来,这次新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会载入史册,因为它深刻的影响了全世界。前几年的埃博拉、MERS 没有大规模流行,埃博拉主要靠体液传播,且致死率很高,MERS 致死率也很高,传播途径有限。

新冠状病毒明显比前辈们更强,传播迅速,致死率不高,但严重影响人类的肺部功能。并且目前看来世界其他国家对这个病毒没有足够重视,后果就是跟武汉类似,差不多时间就会爆发。

医疗设施不好的国家,连检测手段都跟不上,更不要说治疗,能保证国家领导人没事就好了,人民群众只能靠抵抗力和他们的神了。

E

很多人庆幸还好生活在中国,但是这份幸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基础的交通设施,公路网、铁路网,基于这之上的物流网,以及再上一层的互联网。这些设施都保证着大家的基本生活,甚至还能过的不错。这些是需要积累的,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

所以不得不佩服国家建设者的眼光。


目前(2020/02/03日)为止,冠状肺炎疫情到达了爆发期最高峰,这期间发生了许多社会事件。这里挑几个问题,做些我的观察:

Q:这个病毒很厉害吗?

A:厉害也不厉害。

厉害的地方在于潜伏期长,而且潜伏期同样有传染性。也就是说一个感染病毒的人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传染给很多人,如果不控制将是指数型传播。

如果传播到医疗水平差的国家,那将会是灾难,因为这个病引起的是肺炎,如果不能很好压制自身过度免疫的抑制治疗,最终可能是自身免疫细胞将大部分肺功能损害了,死于免疫因子风暴或无法呼吸的窒息。 想想都可怕。在目前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只能靠呼吸机和抗免疫风暴的药来做治疗。

不厉害是指致死率比较低(2% 左右,SARS 10%,鼠疫 100%,霍乱 50%),而且死亡的大多是本身就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家,年轻人靠抵抗力就扛过去了。

Q:1 月 10 号 ~ 1 月 23 号,大约有 500 万人从武汉到全国各地,这些人都去了哪里?

A:71.46%在湖北省内,其他的分散到全国各地以及小部分海外。参考

在这 500 万人中,28% 左右的人中,有一定比例的人携带病毒到了全国各地。基于病毒可以在潜伏期传播的特点,影响还是很大的。

Q:政府在疫情开始时为什么选择隐瞒疫情?

A:这是地方政府维稳的常规操作。

1 月 1 日武汉警方说有 8 名医护人员“造谣”武汉出现非典肺炎。

这是地方政府的常规手法,在地方出现了可能引起恐慌的事件,政府首先要稳定,所以会说是有人“造谣”,试图闭门自己解决,避免造成社会恐慌。造成恐慌领导是有麻烦的

这不是政府第一次隐瞒了,虽然出发点不一定是坏的(避免引起社会恐慌的风险),但是显然这次政府低估了病毒的传播效率。

同时政府掌握着说谁“造谣”就是“造谣”的权力,但又没有公开“真相”,也没有采取措施及时阻止人员外流,是导致这次疫情扩散的主要原因。

如果政府以后还是以类似的思路来管理社会,大概率类似情况还会再来一次。

Q:这次疫情会带来社会动荡吗?

A:不会,国家力量足够应对。

社会动荡的前提是粮食供应不足。设想一下,如果粮食减少供应,粮食价格必然被哄抬,社会恐慌会放到最大,担心担心明天就吃不上饭的群众会自发的上街打砸抢,这就是社会动荡。

就目前情况而言,社会是比较稳定的。虽然多地封路,社会生产机器部分停转,但是在粮食、生活用品依然供应充足,物价也控制的比较好,所以国家的力量还是很强的。

中国经历过饥荒、多次危机,有充足的应对经验,这次疫情并不不算严重。

Q:这次疫情对未来有什么影响?

A:继续扩大网民的网上消费的习惯,推进实体店以体验店的形式的改革。

回顾历史,每一次大规模流行病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人类历史进程。例如中世纪欧洲鼠疫,导致欧洲劳动力大幅减少,单位劳动力成本上升,加快了蒸汽机的出现。

回到这次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中国线上消费的进程。虽然大家都不出门消费了,但是只要通过互联网就可以网上购物获取物资,或网上娱乐打发时间。所以互联网、物流都会更进一步发展。

这次病毒的爆发地是海鲜市场,市场的特点是人员密度大,容易传播病毒。到市场买菜最大的需求是食材新鲜,如果以后基础建设发到到一定程度,可能不需要菜市场这种地方的存在,大部分传统市场会被线上市场替代,减少一个病毒可能大规模流行的场所。


总的来说,这次疫情不算太严重,不会动摇到社会稳定,但是也暴露出政府的管理问题,这也是好事。毕竟这次疫情相对于当年的「鼠疫、霍乱、天花」来说还是小问题。如果出现一种致死率是鼠疫等级(100%)、传播效率是这次的冠状病毒(潜伏期14天,潜伏期可以传播)的病毒,按照武汉政府的做法,先隐瞒,瞒不住再公开的做法,后果会严重的多。